温州私家侦探调查:上访的成功率是多少?

【温州侦探网】近日,国家信访局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其中,5月1日起“不再受理越级上访”的规定最引人注目。

新闻让中国信访制度再度成为焦点话题。中国的信访制度在历史中经过了何种变迁?那些抛弃正常生活立志讨个说法的上访者们,他们又走过了怎样的路,获得了什么样的结果?

在中国,信访制度有着悠久的历史。

中国古代有“直诉制度”,即通常所说的“告御状”——直接向皇帝或钦差大人陈述冤情。相传尧舜时代即设“敢谏之鼓”、“诽谤之木”、“进善之旌”于宫门外,以鼓励臣民进谏,方便人民告状申冤。

在汉代叫“诣阙上书”,到了晋代设“登闻鼓”,到唐代发展成“邀车驾”(拦皇帝的车递状纸)、上表与立肺石(将冤情记于固定的石碑上),到了宋代专门设立登闻鼓院,明以后称通政院;推究其职能,大约近似于今日之信访局;至清代,其职责被都察院和步兵统领衙门所替代。传统中国上访制度与上诉制度结合在一起,至明清时,发展到最完善,形成了完善的京控制度。“告御状”必须接受惩罚,而且不论上访所控是否属实。这是一种“愿访服罚”的制度设置,这种制度装置一方面为民间冤情的昭雪留下了一线希望,却又以制度性惩罚限制了涌向京城的越级上访洪流。

民间文学,也固化着信访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除了各种公案戏,民间最耳熟能详的“告御状”的故事,恐怕要属《杨家将》——杨六郎“上访”告御状,寇准智审潘仁美。

上访的成功率是多少?

●2‰的上访成功率,低效且干扰正常司法程序的信访制度废除呼声很高

中国目前主张废除《信访条例》的呼声却要远远高过主张保留《信访条例》的声音。主张废止《信访条例》的一方来自学界、基层政府,甚至上访群体本身。

这些主张废止《信访条例》的各方,他们各自的立足点并不一样:学界觉得信访本身是人治的产物,干扰了诉讼。比如少数上访者所反映的问题,政府试图利用司法途径来解决。但是上访者对司法解决的结果并不满意,通过继续上访再回到法院重新审理,如此造成恶性循环。

而信访的低效率也是其为人诟病的原因之一。据《南方周末》2004年11月4日关于社科院对访民一份调查报告的评论文章披露:“调查显示,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2‰。有90.5%的是为了‘让中央知道情况’;88.5%是为了‘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对于万千访民,尤其是对于被公共权力每天都在不断制造出来的新访民而言,这个解决问题的数字不仅仅是微不足道的,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在如此低效的解决问题情况下,信访制度的存废成为近年来争执不清的问题。

●信访无法终结,越级也无法终结

上访在今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信访问题,显然不是个简单的存废之争。而对于所谓终结“越级上访”,事实上,《信访条例》第十六条早有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规定早就有,但从未能挡住上访的洪流涌向京城。上访必须越级甚至成了上访者默认的潜规则。

几千年告御状传统至今不绝,解决根源终究在于法治社会必须给力。



分享 :